当前位置:首页
> 新闻资讯 > 文化园地 > 文学
视力保护:
老屋,温暖一冬
来源:浙江火电 作者:李武林,郁爱定 日期:2019-12-12 字号:[ ]
  老屋沿河而建。旧时,家家户户在河边清洗衣物,每家河岸边都有几阶石梯。儿时的我不谙世事,想清洗物品,就拾级而下。最下面几层石阶,长年累月浸泡在水中,爬满一层绿油油的青苔。我踩下去,脚底一滑,险些入河,幸被母亲及时发觉,顺手拉住。
  河水时清时浊,望不见底。印象最深的有一次,似乎是上游开闸放水,两岸居民纷纷撒网,更有一张大网,横在河中,直至深夜,方才收网,捕获的鱼不计其数,挨家挨户地分发,那是第一次感到河的神秘,竟能有这么多的“鱼获”。
  老屋是木制的,上下两层,尖顶房,房顶铺满灰黑色的瓦片,屋檐四角翘起。屋子的左右及后方,皆是三四层的水泥房,老屋置于此处,虽不是特别显眼,也令人印象深刻。房子是四户人家并成一幢,呈轴对称,若四周的矮墙再高些,便有北京四合院的味道。
  我家位于中间,屋子有里院和外院。里院与另一户人家共有,可以互通,因此两家关系很好,吃饭偶尔也聚在一起,说说笑笑。外院比较宽敞,夏日的夜晚,三两户人总是聚在一起乘凉,椅子大大小小,人也有老有少,记得,我总窝在母亲的怀里,等微风徐来,丝丝凉意,听大人们闲谈,枕溪入梦。
  现在,老屋已无人居住,门窗关闭,静候河边,似乎是在等待着游子们姗姗归来。
  每年过年,我都会来“挡新”,但是,岁月的痕迹,已是不可磨灭。不知道为什么,每逢冬天来临,总能回想起它,也许是,看到门把上,还留有当年俏皮的我,刻下的一横一竖,指尖触摸,斑驳有趣。也许是,每次回来,看着屋里,地上,桌上,凳上,落下的一层灰尘,总要伸手拂去,透过光线,尘埃飞扬。也许是,那里,将始终承载着挥之不去的、满满的记忆和曾经的美好。
  往昔时光不再,岁月最是无情。再过几年,现在的生活也会成为往事。日子静好,平平常常地度过每一天,如此方能回首河边的老屋时,温暖一冬。



打印】 【纠错】 【关闭

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